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網站列表 > 案例評析
交通事故早產兒經治療死亡 母親索賠的損失能否與同起交通事故中早產兒獲得的撫養費相抵消
來源:轉載中國法院網    作者:原作者    時間:2017-06-22 10:37:12    共閱讀:

    【案情簡介】

  2015年7月31日,張某駕駛無號牌摩托車搭乘其妻何某(懷孕28周)與對向駛來的李某相撞,導致張某送至醫院搶救無效死亡,何某因交通事故先兆流產,于事故當天剖宮產出兒子張某某。事故經公安局交警大隊出具認定書認定張某承擔事故主要責任,李某承擔事故的次要責任,何某不承擔事故責任。2015年10月何某、張某某及張某的父親起訴要求李某賠償因張某死亡所造成的死亡賠償金、喪葬費、處理事故人員誤工費、被撫養人生活費共計170964.6元,其中包括有早產兒張某某的撫養費26752元,早產兒張某某因為只有28周胎齡就因為交通事故出生,患有先天性心臟病、臍疝、腦損傷、早產極低體重兒等疾病,出生后一直在康復治療,2015年12月治療無效死亡。張某某死亡后,何某起訴李某要求賠償張某某的治療費、護理費、住院伙食補助費、交通費及住宿費、精神撫慰金,共計53939元。

  【爭議焦點】

  本案張某某的母親何某請求李某賠償張某某治療費、護理費、住院伙食補助費和交通費及住宿費、精神撫慰金53939元是否合法有據?若予以支持,能否與李某一次性給付張某某的撫養費26752元相抵扣?

  張某某基于交通事故導致早產,出生后的治療也與交通事故有著直接的聯系,所以張某某的母親請求李某賠償張某某的治療費、護理費、住院伙食補助費和交通費及住宿費、精神撫慰金是合法合理的,但對于能否用因交通事故張某死亡李某一次性賠償的撫養費來抵扣張某某的治療費等相關費用,存在著兩種不同的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不能相抵扣,因為,在何某、張某某及張某的父親起訴要求李某賠償因張某死亡的損失一案中,李某賠償張某某的撫養費26752元,該判決已經生效并履行完畢,若是可以用來抵消在本案中的何某因治療張某某的損失,有在將之前賠償的撫養費又收回去的意思,相當于撤銷之前的判決,與法院生效判決未經審判監督程序不可撤銷的規定相違背。而且,人的生命健康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法律規定在交通事故中如果也屬于工傷事故,則可以獲得雙重賠償,由此可見為了保護公民的生命權和健康權國家支持在侵權案件中受害人獲得雙重賠償。本案中,張某某父親在交通事故中死亡,其應當獲得基于其父親生前要撫養的撫養費賠償,雖然在獲得李某一次性賠償到張某某18周歲的撫養費后,張某某還沒滿一歲就死亡了,但基于人的生命健康權不具有金錢可比性,再多的錢也抵不上人的生命,所以這筆賠償款不能抵扣。

  另一種觀點認為,李某賠償給張某某的撫養費能與張某某因交通事故早產引發的治療費、伙食補助費相抵扣,但精神撫慰金和交通費及住宿費不能抵扣。

  【筆者觀點】

  針對本案,筆者更傾向于第二種觀點,同意張某某因其父親張某死亡獲得的撫養費能與張某某因交通事故引起的治療費、伙食補助費相抵扣,何某起訴要求李某賠償精神撫慰金和交通費及住宿費的訴訟請求不能抵扣。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二十一條規定“婚姻法第二十一條所稱的撫養費,包括子女生活費、教育費、醫療費等費用。”,由此可見撫養費是有特定用途的,僅用于被撫養人生活、醫療和教育支出的。本案中張某某因為其父親死亡李某支付的撫養費,也應當是用于且僅限于用在張某某的生活費、醫療費和教育費。實際上,張某某出生后就一直治療,且經過治療未滿一周歲就死亡,其實際也只使用了醫療費以及生活費。因此具有特定用途的撫養費應當是用于張某某的實際使用了的醫療費和伙食補助費上。因此,何某起訴要求李某再支付醫療費、住宿費以及伙食補助費和精神撫慰金,其中醫療費和伙食補助費應當在李某已經支付的撫養費中進行支出,不足部分李某再賠償。但是對于精神撫慰金和交通費及住宿費,筆者認為應當賠償,何某起訴李某要求賠償精神撫慰金,是因為何某因交通事故導致張某某早產,且張某某早產后一直患有疾病需要治療,經治療又死亡,給何某帶來的身心傷害是非常大的,與她要求李某賠償精神撫慰金也是合乎情理的,而何某起訴要求的精神撫慰金與張某某的撫養費沒有關聯,不應從中扣除。住宿費及交通費則是因為張某某治療引發的,也不在撫養費的范疇里面,也不應從中抵扣。雖然有觀點認為人的生命健康權不能用金錢來衡量,賠償再多的錢也換不來張某某的生命,李某應再賠償何某支出的張某某醫療費、住院伙食補助費,但筆者認為法院的判決也要公平公正,保障受害人權益固然重要,但是也不能一味的加重侵權人的責任,本案中,李某一次性支付了張某某18年的撫養費,實際上張某某在未滿一周歲時就死亡了,不需要撫養到18周歲,何某實際上也未支出撫養費,現因張某某治療又要求賠償醫療費,對李某來說責任加重了,也不公平。因此,綜合撫養費的特定用途以及公平公正的角度考慮,李某一次性支付的撫養費應當是可以用于張某某的治療中的,何某起訴要求的醫療費和住院伙食補助費可以從李某一次性付的撫養費中抵扣。

    (作者單位:廣西壯族自治區富川瑤族自治縣人民法院)

湖北11选5开奖现场